通識專題:退休保障的爭議
通識探討

通識專題:退休保障的爭議

通識科的「今日香港」單元裡,試題難免觸及社會時事及新聞熱話,同事平日多留意相關報道及各種觀點,對答題自然大有裨益。

「退休保障」是近日的熱門議題,亦可謂通識科中常見的「人口老化」議題的延伸。如何令老年安享晚年,政府應擔當什麼角色,市民應承擔何種程度的責任,坊間不同陣型各有大量闡述。同學不妨多了解各觀點背後的立場與理據,多作比較和分析。

背景

香港退休保障早已成為社會一個廣泛關注和爭議的社會問題,人口老化確實對香港社會未來可持續的發展帶來衝擊。不同的持份者對此公共政策議題亦抱有不同的意見,甚至南轅北轍。

人口老化問題已迫在眉睫,到2041年,香港接近三分之一的人口年屆65歲或以上。2000年開始雖然推行強制性公積金制度,但未能即時惠及現有的長者。而且強積金制度實施13年,漏洞多多,未能保障退休生活。

扶貧委員會正展開為期六個月退休保障公眾諮詢 ,諮詢文件包含兩個方案,分別為「不論貧富」方案和「有經濟需要」方案,引來社會熱烈討論。

發展

退休保障有兩個主要目的,就是扶貧及讓有能力的人士積榖防饑。三個現時社會討論得比較多的退休保障改革方案,分別為:1)全民老年金(即所有65歲或以上的長者都可申領,每月三千)2)增加長津的金額至每月三千元;以及3)優化長者綜援2,令長者綜援的參與率增至八成,在未來27年的開支及其對長者貧窮的影響。

除了上述方案,坊間亦有不少組織提出自己的方案,如「融資」方案,提出讓僱主、僱員「無須額外供款」,只是將現有雙方強積金供款的一半,轉移到新計劃,加上政府將現時用於長者福利的既有開支,及向每年一千萬盈利以上的大企業加徵1.9%利得稅,經政府注入退休保障計劃;又例如政府、僱主和僱員三方供款的方案等。

但類似的方案亦為部份人士詬病。譬如,融資或三方供款等方案,商界認為,要求企業供款亦有違香港奉行的簡單稅率和低稅制。於普羅大眾,據一些調查,不少受訪者對於日後可能要為全民退保供款而感到有保留,只有不足三成受訪者表示願意把自己每個月的強積金供款撥入退保計劃,或再額外為計劃供款。有年輕市民對由僱主、僱員及政府三方供款方案接受程度成疑,擔心將進一步增加年青一代的財政壓力。

以下是坊間一些對設立全民退休保障的正反意見:

贊成設全民退保的主要理據

全民退休保障不單能夠紓緩長者貧窮問題,更為所有階層提供社會保障。無論「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方案抑或周教授的老年金方案,研究報告均顯示政府、僱主和僱員三方供款的模式可行,而向長者每月發放3000多元退休金亦屬可負擔的水平,社會不會因實行制度而承擔太大壓力。

不少先進國家都同時實行基本老年金和職業性個人儲蓄制度,造就一套能夠互相配合的綜合退休保障方案,讓市民能夠維持退休前的生活水平。而香港需要一個「惠及全民」的長者生活保障制度。這正如香港有「惠及全民」的公立醫療制度以及公立教育制度一樣,全民退休保障制度的精髓在於為香港所有的長者提供基本的生活保障,令長者免於擔心自己的積蓄會坐食山崩、又或子女無力供養而陷於貧困。

反對設全民退保的主要理據

雖然香港有一部分市民生活捉襟見肘,未能為退休生活作準備,但不少在職人士也會累積一定財富作為退休準備。在全民老年金計劃下,所有退休人士無論他們有積蓄與否,也會每月獲得老年金。對於年輕一輩要承擔全民老年金的沉重責任,去供養已儲有一定資產的長者,實在有欠公允。政府的資源,實應集中幫助一些年老無依,生活缺乏的人,而不是推行人人有份的全民老年金計劃。也有人認為,即使設立退休保障制度,亦必須設有資產審查,將資源集中於真正有需要的長者身上

在經濟放緩及人口老化的陰霾下,如果實行免審查的方案,結構性財赤勢必提早出現。要支付龐大的政府開支,包括實行退休保障後的開支,很大可能需要大幅度改變香港的稅制來增加政府收入。如何加稅難以得到社會及市民的共識,更會令商界及中產百上加斤,長遠削弱本港的營商環境及競爭能力。

免審查方案涉及巨大開支,政府根本無法獨力承擔,僱員必定要增加供款,形同雙重徵稅,向自力更生的一群向刀。至於供款方案,反對者指當局在推行全民退保計劃時,必須審慎考慮會否因計劃而加重市民的經濟負擔,並須獲得社會普遍支持下,方才推行需要市民供款的全民退保計劃。

即使扣除在高齡津貼、長者生活津貼和長者綜援方面的支出可節省的部分開支,但因通脹升幅可能需要調整老年金的水平,每月的金額仍有變數,未來的總支出一定是天文數字。儘管研究報告作出不同的假設以支持有關建議的財務可持續性,大眾應慎重審視這些假設是否切實合理。

雙方的共通點

儘管不同立場的人取態及意見不一,但也不是沒有共通點。在一個研討會上,香港大學社會科學學院綜合各方對退休保障的分析,得出以下的共通點:

1各方都認同政府需要盡快行動:

2認同很多人在老年時缺少穩定的財政資源;

3認識制定政策的限制,如老年化社會、高壽風險,對政府信任低,現時住屋和老人醫療不理想等,與及解決問題的迫切性。

據悉,現時不同持份者的最大分歧,在於應否有一個覆蓋全民的隨收隨支制度。如果能拆解分析至界定政策範圍和政策工具,這些分歧並不是不能解決,不少人均期望最終能改善在現行退保制度的缺陷,改善香港長者的基本生活。